风险警示
  • 外汇交易不存在一夜暴富的可能,请勿听信任何人的任何蛊惑而贸然开户交易。
  • 外汇交易有90%以上的投资者可能血本无归。开户请务必考量自己的承受能力。
  • 即使在严格监管下,也可能存在交易商私自挪用客户资金甚至经营倒闭的风险。
  • 杠杆交易风险极大,极小的市场波动也可能造成极大损失,敬请合理利用杠杆。
炒汇必备工具

各省高考状元 争取油价话语权需打好“组合拳”

我国作为全球石油消费大国,长期以来一直缺乏石油定价话语权,不得不忍受“亚洲溢价”之苦。不过,目前导致我国石油定价话语权偏弱的两大关键因素正在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且就变化对石油定价权的影响而言是积极有利的。

第一个因素是油价持续下行。2014年下半年以来,国际油价下跌幅度以2014年6月价格高位计算已经超过50%。历史经验告诉我们,油价波动已成常态。美国能源情报署(EIA)预计本轮油价轨迹由谷底涨至正常水平的周期与2008年类似。2008年油价下跌的谷底价格是39美元/桶,油价由谷底重新涨至100美元/桶用了将近26个月时间。若EIA预测准确,那么,油价低位运行还需要持续一两年。油价低位意味着买方市场的出现及买方的话语权在增强。目前,中国是位居美国之后的全球第二大石油进口国,也是全球石油消费大国,油价下行对中国获得国际油价定价话语权有利。

第二个因素是中国石油需求增速的下滑已成定势。党的十八大以后,我国经济结构调整与转型力度加大,粗放式增长在经济增长中的比重将趋于下降,转型对能源的需求过快增长产生了一定程度的遏制。经济增速下降意味着石油需求增速下滑。过去几个五年规划中,石油需求的增长比例大约是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的50%,若GDP增速为10%,石油需求增速也就在5%左右。今后这一格局将被打破,新的均衡体系很快就会建立起来。今年全国两会明确提出今后的GDP增长速度控制在7%左右。根据这一比例计算,并结合以往经验,今后一段时期我国石油需求的增速很有可能降至3%至4%,甚至更低。综合考虑买方市场大背景的形成与中国作为大买家的需求增速下调,中国增强石油定价话语权的大环境基本形成。

买方市场和中国作为大买家的需求增速下降虽整体上有助于增加中国的石油定价话语权,但仅有这两个条件还不够,因为这两个条件的形成和产生使得中国的话语权“被扩大”,对中国的主动作为体现得不够。要想巩固和持续扩大在国际油价定价权中的影响,中国还需要强化自身内功,就是增强主动作为的能力。就目前的形势看,主动作为至少应该包含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

一是扩大石油储备规模。石油储备不仅是国家的责任,也是企业和社会的责任。国家要有战略储备,企业要有商业储备,这两个方面都应该适时扩大。历史上,美国的石油储备的增长或释放就曾是影响油价变动的重要手段,将来也会继续发挥作用。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石油消费国家,理应有这方面的影响力。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做一些体制机制上的变革,鼓励和支持各种经济主体参与石油储备,形成政府、国家石油公司、地方共同建设的大格局和发展模式。

二是加大国内油气勘探开发力度。中国的石油勘探尚处于中期,形象地说,就如同人到中年,依然有很大的潜力。当然,这一判断和认识是在现有的地质认识和体制的框架约束下得出的,不排除未来一些新元素的出现导致新的认识和突破。人类对科学的认识是无限的,对地质学的认识尤其如此。如果能在科技创新方面取得突破,在非常规油气开采方面取得重大进展,中国石油产量大增长不是没有可能。美国页岩油产量的快速增长就与其技术的突破和市场力量的强大有关。一旦国内产量上去了,制定策略自然有底气,立足国内、运筹帷幄的战略思想就更有生命力。尽管当前的低油价对国内的油气勘探开发也带来压力和挑战,但换个角度思考则意味着机遇。发展有压力意味着科技创新、管理高效发展模式的形成和产生成为石油行业发展的唯一出路,低油价下国内上游油气勘探开发并非无解和无计可施,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看看美国的页岩油气产业,在低油价的打压之下依然有顽强的生命力,就是很好的例子。

三是坚定不移地做好煤文章。当前的油价下行对煤炭深加工产业带来严峻挑战。但是不能因为油价处于低位就沾沾自喜,就漠视煤炭在中国能源中的核心地位这一根本事实。如前所述,油价的历史是一部波动史,今天的低油价不等于明天的低油价一定延续。要增强自身的话语权,一定要有应对油价波动的利器,不可一条腿走路使得自己太被动,以致让别人以为自己的石油对中国就是香饽饽。低油价下煤炭深加工的发展可以适度放缓,这也符合市场规律,但不应该停滞下来,至少在技术研发方面要坚持下去。美国在“页岩油气革命”如火如荼开展之时,还时时不忘发展新能源,始终在全面推进能源体系建设。只有当手中有多张牌可打时,才有可能做到“手中有粮,心中不慌”。

四是推进石油期货市场建设。如果没有强大的实体经济做后盾,仅仅靠建立石油期货市场是达不到影响油价的预期目标的。看看WTI油价和布伦特油价的形成和价格风向标功能的发挥,都是以实体经济做支撑。中国要增强在国际石油市场的话语权,需要有自己的期货市场,这一点是必然和必须,但一定要有强大的能源实体经济配套和支撑。换句话说,中国有了强大的石油储备,有了强大的石油生产能力,有强大的能源替代能力,强大的期货市场便自然会形成,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美国有强大的经济实力和发达的金融市场,有高水平的石油工业,所以美国有石油定价话语权;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没有美国那样的金融实力,但是有丰富的资源和“凝聚力”,所以也有石油定价话语权。石油定价话语权的获得没有现成的、固定不变的标准答案,关键在于如何发挥比较优势,高效率整合自身所拥有的要素。鉴于目前的发展现状,中国要想获得石油定价话语权,一定要打好“组合拳”,且需稳扎稳打,一步一个脚印。(作者罗佐县,为经济学博士,能源经济学者)

外汇交易导航

风险提示: 外汇交易尤其是保证金交易具有很大的风险, 未必适合所有的投资者。使用杠杆比例来进行外汇操作对交易者有利也有弊。阁下在决定投资外汇市场前,应该仔细考虑阁下的投资目标,经验水平和承担风险的能力。由于存在遭受一部分或全部初始投资的损失的可能性,因此阁下不应该以不能全部损失的资金来投资。并且, 阁下还应该留意所有与外汇投资相关的风险。若有任何疑问,应该向独立财务顾问咨询。